自然语言处理最全的应用与合作,伪人工智能
分类:互联网

(EON/编译)还记得前段时间谷歌演示的智能助手Duplex吗?它能模仿人类打预约电话,甚至还会发出人类惯用的语气词,接电话的店员甚至没有意识到,电话的另一端根本就不是真人。

不可否认,人工智能现在已成为技术发展的主流,并且在用前所未有的力量影响着人们的生活。通过将更多更好的数据、软件、应用与这项技术结合,人工智能在社会的多个领域里得以实现。 同时,由于技术的不断发展,人工智能研究员几十年来一直在努力解决的问题也正在获得相应的解决方案。 然而,是风口就会有虚火和伪概念的出现,人工智能也不会例外:在资本大量涌入,巨头纷纷入局的情况下,似乎一夜之间,人工智能相关的企业和产品铺天盖地袭来。 热潮之下,既有技术的突飞猛进,也夹杂着概念下的虚假繁荣。 虽然人工智能的口号喊的响亮,但实际上建立一项由人工智能驱动的服务很难。究竟困难到什么程度呢?一些初创公司在实践中发现,让人类像机器一样工作,要比让机器像人一样工作容易的多,也便宜的多。 事实上,用人工来完成一份工作可以让企业跳过大量的技术和业务开发面临的挑战。很明显,这不会扩展一个公司的规模,但是却允许一个企业在初期的时候跳过最困难的部分,并获得一定的用户基础,ReadMe首席执行官Gregory Koberger说道。 他表示,自己接连不断遇到了很多伪人工智能。在他看来,这正是人与人工智能关系的原型。 伪人工智能特征一:人工代替AI工作 就Koberger对人与人工智能关系的表述而言,最典型的一个案例便是本周早些时候,谷歌Gmail被曝光的任由开发者阅读用户邮件一事。 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谷歌允许数百家外部软件开发商,通过扫描数百万用户的邮件内容来投放更加精准的广告;而这些开发商可以训练计算机,甚至让员工来阅读用户的Gmail邮件,对此谷歌却疏于管理。 此外,还有总部位于圣何塞的Edison Software,该公司的人工智能工程师通过浏览数百名用户的个人电子邮件来改进智能回复功能。当然,前提是该公司并没有在其隐私政策中提到过会对用户的电子邮件进行人工审核。 如果对人类取代人工智能进行工作这种做法进行深究的话,早在2008年就已经有苗头了。当时一家旨在将语音邮件转换为成本信息的公司Spinvox,被指控在海外呼叫中心通过人工而不是机器来完成相应的工作。 随后,2016年,彭博社也报道过关于人类会每天工作12小时,以代替聊天机器人为用户进行服务安排的困境。当时,有相关人员表示,这项工作会让人头脑麻木,以至于他们都希望自己能够被机器人取代。 紧接着,2017年,智能商业解决方案应用Expensify承认,该公司一直在人工转录被其称为使用了智能扫描技术处理的部分收据。这些收据的扫描结果被发布到亚马逊的Mechanical Turk众包劳动工具上,而低薪的员工对其进行阅读和转录。 即使是在人工智能领域投入了巨资的Facebook,也会依赖人类充当其名为Messenger的虚拟助手。 伪人工智能特征二:AI成果造假,获取投资 在某些情况下,人类会被用于训练人工智能系统并提高其准确性。一家名为Scale的公司的业务便是提供人类劳动力,为自动驾驶汽车和工智能系统提供培训数据。 比如,Scalers会审查摄像头或传感器的数据,并对汽车、行人等进行标签处理,之后通过足够的人工校对,AI才开始学习识别这些物体本身。 在一些情况下,有些公司会一直用这种方式假装下去,告诉投资者和用户他们已经开发了可扩展的AI技术,同时继续秘密地依赖人类智能。 伪人工智能特征三:把预设程序称为人工智能 如今,市面上出现的大多数产品都被冠上了智能的标签,比如,对话式儿童智能机器人,实际上多数是预设程序的玩具;包学包会包就业的AI培训,实际上就是编程培训;神乎其神的AI炒股软件,也不过是用了量化的方法选股而已。对此,阿里巴巴前CEO卫哲甚至论断,目前伪人工智能比例可能高达90%或者99%。 简单来说,这些产品不过是穿了个马甲,流行什么就贴什么标签,以为贴上了人工智能的标签,就真的成了人工智能。目前对于人工智能业界还没有准确的定义,接受度较广的就是人工智能需要具有自主学习的能力,因此有产品钻这个空子,也不可避免。但这也会扰乱市场,对技术的发展蒙上一层阴影。 用户对人工智能的态度透明化 聊天机器人Woebot的创始人兼心理学家Alison Darcy表示,很多时候,人工智能的背后是人工而不是算法。建立一个良好的人工智能系统需要大量的数据,有时投资者在进行投资之前会想知道该领域是否有足够的服务需求。 但她表示,这种方法不适合像Woebot这样的心理支持服务。作为心理学家,我们要遵循道德准则,不欺骗是非常明显的道德原则之一。 不过有研究表明,在人们的意识里,面对机器比面对人类医生,会更容易让他们透露自己的心声。来自南加州大学的一个团队用名为Ellie的虚拟治疗师进行了测试。他们发现,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的退伍军人在知道Ellie是一个AI系统的时候会更容易倾诉自己的症状。 但是有些人认为,公司应该始终对自己的服务运营方式保持透明。 我不喜欢这样。这对我来说是不诚实,是欺骗。从我的角度出发,这些也都不是我想从正在使用的服务中获得的东西。一些来自假装提供人工智能服务,实际上却雇佣人类进行工作的员工表示, 而在工人方面,感觉我们被推到了幕后。我不喜欢一家公司使用我的劳动力,转而向客户撒谎,不告诉他们真正发生的事情。 这种道德上的窘境也在人工智能系统方面引发了人们的思考。以Google Duplex为例,一个机器人助手,可以与人类展开让人毛骨悚然的逼真对话,完成餐厅或美发沙龙的预定,这对人类来说,不是一种很好的感觉。 Darcy表示,在他们的演示版本中,我感觉被欺骗了。在用户的反馈下,谷歌终究还是改变了Duplex的对话方式,在讲话前会先表明自己的身份。尽管如此,人们还是觉得有些介意,比如,助手的声音如果模拟了一些名人或政治家再打电话,会发生什么呢? 在小智君看来,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多数人已经对人工智能产生了恐惧,因此,在AI技术的应用缺乏透明度的情况下,这项技术并不会真正地方便人们的生活。 此外,不管是把装有简单预设程序的音箱/机器人称为人工智能,还是把自动化设备偷换概念称之为人工智能,这些伪创新的炒作,只会对人工智能的发展产生越来越大的伤害。 人工智能需要的是清醒客观的判断以及扎扎实实的努力。 所以,就目前而言,对于人工智能的发展,建立一个更务实的发展环境才是重中之重。

摘要 近日,据《华尔街日报》曝光,一家名叫Engineer.ai的“高科技”AI企业,其使用的AI并不是“人工智能”,而是一群来自印度的程序员。(每日经济新闻)

摘要: 机器翻译、语音交互、汽车、医疗、法律、金融、广告、电商,全年案例大合集。

然而,你可能没注意到的是,当开发者们共同致力于让AI变得更像人时,有些创业公司却打起来了另外的算盘:让人冒充AI。

你是否有过这样的幻想:银行的ATM里面其实坐的是一位人类柜员,每当有顾客来取款,背后的一系列操作其实都是他来完成。

2018年见证了 NLP 许多新的应用发展。Elvis Saravia 是计算语言学专家,也是2019 计算语言学会年度大会北美分部的项目委员之一。他在一份报告中总结出,NLP 不仅在聊天机器人和机器学习中有所突破,也在医疗健康、金融、法律和广告等行业中有崭新的表现。点击文章中的链接,可查看详细信息。

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 1谷歌CEO介绍Duplex。图片来源:Google

在人工智能的大潮下,不少企业纷纷采用机器人员工来取代人类员工,同时给自己打上“高科技、智能化”的标签。

聊天机器人是一项非常重要的研究领域,因为包括了 NLP 所覆盖的几大目标。

对于这些公司来说,这一招既可以省下大量的研发费用,还可以忽悠到投资。正如ReadMe公司的CEO格雷戈里·科贝格(Gregory Koberger)所说的那样,“把活儿交给真人,能让你跳过大量技术和业务发展方面的挑战。”

但是也许就像你曾经想象过的那样,你屏幕对面的,也许不是机器人,而是真人。

  • 这篇 Wired 文章,解释语音情感识别如何帮助机器与人类建立更加健康的关系。
  • 梅赛德斯奔驰发布了聊天机器人 MBUX,据称能为顾客创造“最会聊天的汽车”,让人与汽车可以通过自然的对话进行聊天。
  • NLP 创业公司 Hugging Face 获得400万美元融资,打造情感智能聊天机器人。
  • Wired 还发布了一篇文章讨论 Facebook 的虚拟助理 M ,以及为何公司计划将其关闭。此前就有许多人认为,也许聊天机器人只是一个泡沫,因为目前的 NLP 和 AI 的技术水准还无法达到顾客的预期。
  • 这篇文章讨论 Passage AI 如何使用 NLP 和深度学习技术来训练顶尖的聊天机器人,用英语、西班牙语和中文进行聊天。
  • 谷歌研究人员开发了一系列技术,深化聊天中的语意文本相似度。

他在推特上吐槽道:“如何建立一家AI创业公司?1.雇佣大量廉价劳动力假扮成假扮人类的AI。2.等着AI被发明出来。”

近日,据《华尔街日报》曝光,一家名叫Engineer.ai的“高科技”AI企业,其使用的AI并不是“人工智能”,而是一群来自印度的程序员。

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 2

这种做法已经是业界周知的秘密了,但是大部分消费者还蒙在鼓里。

明星AI企业用码农冒充AI

  • Mastercard 称,聊天银行也许已经成为主流。
  • 艾伦 AI 研究院通过 Alexandria 项目开发具有常识的AI。
  • AskArvi 使用 NLP 和深度学习,理解顾客的需要,从而推荐合适的保险项目。
  • 亚马逊的新技术和 API 将提供能够离线使用的机器学习工具。
  • Facebook 提交了一个电商聊天机器人的专利申请,以 NLP 为其核心技术。
  • 谷歌发布 Google Duplex,用于进行自然聊天,通过电话实现“真实世界”任务。这项技术在谷歌2018 IO 大会发布。

创业第一步——假装有AI

前不久,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谷歌允许大量第三方应用的开发者读取Gmail用户的邮件。在被曝光的第三方公司中,圣何塞的艾迪森软件公司(Edison Software)就在用假的AI。他们的AI工程师会浏览用户的个人邮件,来改善所谓的“智能回复”功能。不过,他们的隐私政策并未提及人类会看到用户的邮件。

其实,早在2008年,就有一家名为Spinvox的公司作假了。他们号称能将语音留言转化为文字,结果被指控这些工作都是海外电话中心的人工来完成的。

2016年,据彭博社报道,在X .ai和Clara这样的日程应用公司,人类员工每天都要花12小时假扮AI聊天机器人。这项工作太令人头脑发麻了,以至于员工们说他们期待机器人能真正取代人类。

2017年,业务支出管理应用Expensify承认,他们通过人工转写收据,而不像对外声称的那样用“智能扫描技术”。扫描过的收据会被发布到亚马逊的劳力众包平台Mechanical Turk上,然后接受低薪的人来阅读和转写这些收据。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总部在伦敦和洛杉矶的Engineer.ai公司由两名印度人创建,号称可以通过人工智能程序,辅助缺少工程师的公司,自动“组装”新的代码。可以像定制披萨一样,为任何人和公司自动生成自己的各种网站和手机app。

人工并不便宜

在某些情况下,人类被用于训练AI系统,来提升AI的精确度。例如,名叫Scale的公司用大量的人类工作者,向自动驾驶系统和其他AI系统提供训练数据。此外,谷歌的Duplex也用到了人类训练者。

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 3M聊天界面。图片来源:Facebook

Facebook曾在2015年推出虚拟助手M的测试版。M能预约和提供礼物建议等,只不过,它也是由人工协助的。当时我们用不到它,因为它只对旧金山湾区的1万人开放,而现在,Facebook彻底关闭了这一项目。虽然我们用不上它了,Facebook表示M的特性将会保留在聊天应用Messenger里。

这种人工协助AI的出发点其实是好的,AI系统会在人类的协助下学会应答各种指令,最终变得更加智能。然而,它的代价还是有点大。

首先,Facebook需要大量昂贵的劳动力,因此将服务扩大不太可行。其次,当M完成一项任务时,用户总是会提出更难完成的要求。就这样,M要达到的自动化程度远远超过了当前的机器学习技术。

2017年,Engineer.ai推出首款AI平台产品BuiderV1。

  • Jessica Kent 探讨如何将 NLP 应用于电子医疗记录,精确分析并改善心脏衰竭的病人护理。
  • Anthem 与 doc.ai 合作,分析和预测病人的过敏模式。
  • MIT 研究人员打造了一个基于 AI 的众筹平台,打造一个可以分析药物与蛋白质的系统。
  • 据一份新报告称,NLP 和 AI 将把医疗从线下服务,改变为不受医生地理位置限制的高质量服务。
  • DeepMind 称其开发了一项新技术,能自动探测和治疗视网膜疾病。
  • 一种基于 NLP 的新文本挖掘技术,可以通过病人的生物标记来决定癌症治疗方案。
  • 创业公司 Proven Beauty 使用 NLP 为顾客提供个人化的护肤产品线。
  • 看 NLP 如何帮助改善医疗文档。
  • BrightSign 是一款智能手套,使得具有语言残疾的人能够更好地沟通。
  • 一家医疗机构使用深度学习和计算机视觉技术在 CT 扫描中检测疾病,比人类肿瘤学家的速度快150倍。
  • 看谷歌如何通过技术,提升人们的健康水平。
  • 自动化心理治疗机器人 Woebot 获得A轮800万美元融资。
  • Stitch CEO 讨论如何通过数据来销售个人化时尚。
  • Linguamatics 提供基于文字药物发现和研究的工具库。

AI技术应该更加透明

聊天机器人Woebot的创始人、心理学家艾莉森·达西(Alison Darcy)表示,这种方法并不适用于心理支持方面的服务,例如Woebot。

“作为心理学家,我们有伦理准则作为指导。其中,不去欺骗人们就是非常明确的一项。”

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 4Woebot能够向用户提供精神健康方面的支持。图片来源:Woebot

研究表明,当人们认为自己在和机器而非人类交谈时,他们更愿意袒露心声,这是因为精神卫生方面的求助常常和污名化联系起来。南加州大学的研究团队用虚拟心理咨询师Ellie测试了这一研究。他们发现,当患有PTSD的退伍军人知道Ellie是AI,而不是人类操作的机器时,他们更有可能坦诚讲述自己的症状。

另外一些人认为,公司们应该一直公开自己的服务是如何运行的。

“我不喜欢人们假装成AI。”罗谢尔·拉普兰(Rochelle LaPlante)说,他为很多提供假AI服务的公司工作过。

“对于我来说,这不太诚实,而且有欺骗的意味。我希望自己正在使用的东西不是这样的。而从工作者的角度来看,这就像是我们被推到了幕后。我不希望我提供劳动的公司转变态度,而且向客户隐瞒真相。”

这样的道德困境也出现在试图让AI更像人类的项目中,例如谷歌的Duplex。该项目在最初演示的时候,AI 并没有向打电话的对象表明身份。Duplex立刻引发了争议,人们担心这种略带欺骗性的技术会被有心之人利用。

“人们对AI已经有很多主要的担忧了,而缺乏透明并不能帮助我们解决问题。”达西说。(编辑:Ent)

题图来源:Imperva

官方介绍,使用Builder,无需具备任何技术,只要你有想法,就可以创建一个新的移动App项目,速度是现在开发流程的2倍,成本只需1/3.Engineer.ai表示,借助内置的人类辅助AINatasha,就能实现移动App的自动化开发。只需要大约一个小时,能帮助客户从零开始完成80%的移动App开发任务。整个软件最高额度花费是不到2.5万美元(约为人民币17.5万元),可以完成一款类似Quara的软件从设计到搭建的全过程。

该公司的创始人SachinDevDuggal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有了Engineer.ai,每个人都可以在不学习编程的情况下实现新想法。

  • 谷歌发布 Cloud AutoML,目标是为大企业提供云端 AI 服务,这是谷歌普及 AI 使命的一部分。
  • 谷歌 AI 发布 BigQuery ML,能让数据科学家在大规模结构化和半结构化数据库上使用机器学习模型。
  • Fast.ai 与 AWS Open Datasets 合作,标准化并发布开放数据库。
  • Facebook 通过多语言嵌入,提供更快速的翻译服务。
  • PyTorch Geometric 通过 PyTorch 进行几何深度学习。
  • 简单的几项测试看出,最优秀的谷歌翻译也很肤浅。
  • 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Linguistics Agents Ltd. 发布了一个 NLP 平台,训练深度增强学习代理。
  • 这里有一个简化电子游戏代码编写的 AI 工具。
  • 谷歌 Brain 发布 Magenta.js,一个利用 TensorFlow.js 生成音乐和艺术内容的API。
  • 谷歌发布谷歌文字语音转换,其基础是 DeepMind 开发的 WaveNet。
  • TensorFlow 1.9 和 TensorFlow 1.10.0 相继发布,TensorFlow 2.0 将于2019年初发布,在这个论坛可以看到新版本的预期特征。
  • PyTorch 主持了第一场开发者大会,讨论最新发布的 PyTorch 1.0 的研究和生产能力。
  • Intel 开源了名为 NLP Architect 的 Python 库。
  • Semantris 是一款基于 NLP 和机器学习的文字联想游戏。

收费低、速度快、市场大!Engineer.ai的这一想法迅速获得买单。在2018年11月,Engineer.ai吸引了苏黎世的风投公司Lakestar和新加坡的JungleVentures,以及软银旗下的人工智能专项基金DeepCoreInc。的投资,共2950万美元,在当时,这是欧洲数额最大的A轮融资之一。

但是令人感到尴尬的是,据《华尔街日报》,该公司有内部员工透露,公司的业务其实并没有使用AI,而是使用了印度程序员来冒充AI。

  • 澳大利亚证券与投资委员会希望利用 NLP 加强管理公司和金融服务法律。
  • Tumi 使用 AI 和 NLP 进行目标营销。
  • 华尔街和大型创业公司现在都下血本投资 NLP 和机器学习,用于为客户进行更好的投资,类似于一种自动化投资管理。
  • 小型和大型律师事务所正在通过 AI 一决高下。
  • 金融行业在使用机器学习和 NLP 来重新定义服务,开发新市场。
  • 通过“数据转移项目”,谷歌希望实现数据移动化,包括给予用户完全的数据掌控。

爆料者透露,目前公司根本不使用AI汇编代码,其所声称的大部分demo制作和软件生成,大部分都是依靠来自印度和其他地方的工程师来完成的。甚至,这家公司连一个像样的人工智能专家团队都没有。目前,该公司的AI技术才刚刚起步,要想真用上AI还要1年多时间。

就在被《华尔街日报》曝光之前,Engineer.ai还在网站上发表博客文章说,自己的机器能构建一个App60%的部分,其余部分则由人类完成,但具体细节涉及商业秘密,他们拒绝详细说明。

  • 据称,DARPA 将在 AI Next Initiative 投资高达20亿美元,实现语境推理和问题解决能力。
  • 著名教授及研究员 Pedro Domingos 计划成为纽约投资公司 D.E. Shaw 集团的管理总监,领导公司的机器学习工作。
  • 微软最新的专利目标通过 NLP 将来电 ID 功能提升一个水准,系统将能够识别来电者的目标和行动。
  • 使用 AI 改善呼叫中心服务的创业公司 Observe.ai 筹集800万美元资金,使用机器学习和 NLP 技术将呼叫中心体验自动化。

据《华尔街日报》,哪怕是用“智能人工”代替了“人工智能”,这家公司还是在2018年获得了231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6亿元)的收入,65%来自于印度。

本文作者:

在2018年底完成融资的时候,Engineer.ai也表示,2019年将实现45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2亿元)的收入,并预计印度的贡献将达到3500万美元。

阅读原文

Engineer.ai方面表示,他们“非常清楚自己做了什么”,并强调公司采用的技术准确来说是“人类辅助AI”。更有意思的是,Engineer.ai这款产品的名字Natasha(娜塔莎)在漫威电影中,就是黑寡妇的原名……如今看来Engineer.ai用这个名字似乎有些意味深长。

本文为云栖社区原创内容,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智能人工”还是“人工智能”?

建立起一个全部由人工智能驱动的服务系统是很困难的。事实上,一些公司发现,让人类像机器人一样工作比让机器像人类一样工作更容易、成本也更低。

2016年,《彭博商业周刊》揭露了有些公司雇人每天花12个小时假装聊天机器人或者智能助手,为客户进行日程安排等服务。这是一份令人麻木而疲惫的工作,员工们纷纷表示他们真的期待有机器人顶替自己的位置。

2017年,企业费用管理程序提供商Expensify公司承认,它此前声称的使用“SmartScan”技术的收据处理工作,至少有一部分是人工完成的。这些收据的扫描结果被发给了亚马逊的MechanicalTurk公司,在这家公司的众包劳动工具上,这些收据其实是由低薪酬雇来的员工们处理并誊写的。

2018年,据《华尔街日报》,谷歌允许数百名第三方应用开发者访问用户的邮箱,以此来完善“智能回复”的功能。

报道称,一家名为EdisonSoftware的公司的AI工程师,用用户的身份认证浏览了数百名用户的个人电子邮件,以便改进邮箱的“智能回复”功能。该公司没有提及在其隐私政策中人们可以查看用户的电子邮件。

今年5月份,《纽约时报》报道称,谷歌能够自动打电话的AI,被称赞通过图灵测试的Duplex,背后有真人在伪装。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在他们的实验中,四通订位电话中有三通是真人帮忙完成的。

而谷歌也表示Duplex订位服务的确有相当大的比重——约是25%由真人完成,有15%的AI订位电话在途中必须有真人接手才能继续下去。

此前,Facebook开发过一个基于文本的虚拟助手Facebookm,该公司称这是一款可以和你聊天,可以辅助工作的万能助手。

但是Facebookm的背后却隐藏着代理商,当聊天内容变得过于复杂的时候,这些代理商就会接管。如今Facebook已经关闭了该服务,声称这只是一个实验产品。

去年9月,国内一家有名的语音识别公司也被质疑人类翻译冒充AI。随后该公司回应称那场会议的翻译采用的是人机耦合技术,就是通过机器识别语音后转录为文字并进行翻译,从而降低人类同传译员的工作难度。

今年3月份,风投公司MMC发布报告表示,在欧洲有40%左右的创业公司,都是假AI公司。它们在报告中指出,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表明这些公司使用了AI,而只要打上AI标签,它们吸引的资金就能多15%-50%。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发布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自然语言处理最全的应用与合作,伪人工智能

上一篇:人人车李健透露做严选商城初衷,人人车推出二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